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出糗》。

寒光凝结,剑也凝结,剑锋忽然间就已被陆小凤两根手指夹住”这些内容可以说是下文写作的基础。接着,作者笔锋一转,运

李世民的命令很快就下达了,在还没下朝的时候,宣旨的官员便匆匆出了京城而去。

并不是这事有多么紧急,而是写诏书的人也是认同杨义会造反。李世民话音刚落,他便刷刷刷的将圣旨写好了,交给李世民审核的时候土为安了。”

“那就好!老家伙就这么走了,留下我自己,连个说话都没有,这个仇一定要报,就是沈昂赔上这条老命,也要为你讨回公道。”

说完,老者双手握拳,狠狠地砸向茶桌,湿润的双眼闪现出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。

连刘仁恭父子那样的笨蛋都能盘据幽州多年,我阿保机却不能守住幽州?

难道,只有农耕民族才能夺城守城,我游牧民族便不能吗?这叫啥道理嘛。

阿保机越想,心里越不服,越憋气,越想立即提兵南进。

述律平看出阿保机有心事,整日闷闷不乐,试探了几次,阿保机也不说。

述律平突然想到,最近,欲稳总是背开所有人,单独与阿保机嘀嘀咕咕,难道是欲稳与阿保机说了什么大事,阿保机又想不出应对之策,才郁闷的吗?

想到此,述律平立即去找欲稳问询。

欲稳正要将实话告诉述律平,突然想起,阿保机曾经嘱咐过自己,不得将自己探得的消息告诉给任何人,立即犹豫起来,支吾了半天,说道:“我们没说什么呀,就是普通的聊天而已。”

述律平的心里顿时冰凉,多年来对欲稳的好印象,荡然无存。

述律平冷眼看着欲稳,道:“我只是发现皇帝近日总是心事重重,以为你与他说了什么令他担心的事。既然你什么都没说,那就算了。”

阿保机究竟有什么心事呢?

按说,他再次做了契丹皇帝,世选制已被废除,随着移民国策的顺利实施,他已经再无难事了呀,会为啥事而烦恼呢?

述律平又想到,阿保机也曾与韩延徽谈过话,何不找韩延徽问个明白?

韩延徽觉得,自己与阿保机的交谈内容也没什么可保密的,便毫无保留地告诉了述律平。

述律平立即想到,阿保机的苦恼,其实还是出兵方向问题。

述律平立即对欲稳怀恨在心:好你欲稳,这么小的事情,你竟然也要瞒着我这个皇后,你为什么要瞒我?

看来,在你欲稳的眼里,我述律平什么都不是呀。

述律平回到家中,看到阿保机仍然闷闷不乐,开导道:“韩先生分析的对,我们还是先扫平游牧各国为重。一旦我们与李存勖翻了脸,李存勖再联合其他游牧国家与我们作对,对我们不利呀。”

阿保机怒道:“不要再提那个韩延徽,我诚心待他,他却看不起我阿保机。”

述律平一怔,想到,一定是韩延徽哪句话说的重了点,惹阿保机生气了。

想到此,述律平笑道:“一定是你多心了,韩先生一贯对你忠心耿耿,怎么会看不起你呢?”

阿保机重重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我们现在正是夺去幽州的最佳时机。拥有了幽州,我便可以以幽州作为基地,无论何时,向南可攻,向北可退,进退自如。可他韩延徽却说,即使我们取得了幽州,也固守不了。难道我连刘仁恭父子都不如吗?他把我阿保机看成什么人了。”

述律平一听,阿保机原来为这事恼怒,立即笑道:“我的哥呀,你怎么也小心眼起来了?韩先生的意思是说,幽州是中原的门户,李存勖在失去幽州以后,必然会全力与我们争夺,我们又不善于守城,到时候,损兵折将,幽州还是不保,哪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呀。”

阿保机最怕别人说自己小心眼,因为他一直记着阿佳的忠告:有多大的心胸,就会有多大的世界。

现在听到述律平埋怨他心眼小,阿保机先是莫名其妙的暴怒,

“之前不出現,現在卻敢現身,是有底氣了?”,陸隱問道。

夏神機分身看著陸隱,“有,也不怕你違反約定”。

陸隱道,“我從不違反約定,不過也很好奇,你哪來的底氣,劉少歌出的主意?”。

“他?他雖然聰明,但還不能插手這個層次的事,我的底氣來自你,陸小玄”,夏神機分身回道。

昭然來了,帶來了宛如毒藥的花茶,看的夏神機一愣,什么意思?他愕然看向陸隱,目光充滿了不解。

陸隱在他眼中沒看到忐忑......

见之明,犹怀老牛舐犊之爱。”操为:这一战我已输了,风四娘你好走吧萧王孙笑道:这倒也不能怪他,力地去逼近未来,实际上更是无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出糗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方舟时代

长宇宙

方舟时代

珞神月

方舟时代

无衣君

方舟时代

枯海清泉

方舟时代

秦国书生

方舟时代

风许昌平